羽尘轻舞

【生贺】R270 纯洁慎入
复健向柴车
大嘎好
我被lof针对了!
个磨人的小妖精!!
请大家移步微博观赏,链接还是放评论哦么么哒

【生贺】R270 捆绑+道具play CJ慎入

lof爸爸我错了【土下座】
正文见评论链接↓↓↓
我又搞了微博链接,再被吞我就吐了

捆绑+道具 play R270

这是一辆柴车x

复健向纯H

前排邀请 @且醉安歌 安歌老师和御老师 @千本御 上车

 

瓷杯被无意碰倒的声音,成功打断了正在发言的狱寺的话。下意识的循声望去,褐发的青年有些手忙脚乱的将杯子扶正,结果又因为发颤的指尖,反而将桌面上弄得更加狼藉。

 

“抱、抱歉。”年轻首领低着头,耳根有些发红,“找人进来收拾一下,狱寺你继续说吧。”说完,纲吉抿住嘴唇,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。这次会议的目的只是守护者们例行的回报,哪里有自己首领的身体状况重要。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将担忧的目光转向纲吉,让年轻首领更加不自在了。

 

离他最近的reborn站起身来,搭在纲吉的肩膀上,微微俯身凑近对方,“没事吧,蠢纲?”喷在颈项的热气让年轻首领脸上飞快升腾起两片绯红。他几乎能感觉到reborn搭在自己肩上的掌心滚烫的温度。

 

他们之间的距离,足够reborn清楚地听到从纲吉身上传来的某种嗡嗡震动的声音。又重复了一下关心的话,reborn插在裤兜里的另外一只手,却是将一个小小的遥控器的功率推高了一档。

 

“呜”大脑乱成了一团浆糊,纲吉已经完全听不进周遭伙伴关心的话语了。磨人的快感从身后那个敏感的部位传到四肢百骸。只是一个抬头的动作,就几乎用去了纲吉残留的力气。眼角带着绯红的媚意,纲吉无声的祈求reborn将他从这种窘境中带离出去。

 

纲吉眼中满是氤氲的水光,尾声更是像是带着钩子一样,在reborn的心尖上勾了一下。

 

“你在发热,蠢纲。”reborn皱眉,给青年满脸不正常的红晕找了一个解释。二话不说,reborn将手穿过纲吉膝下,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把青年打横抱了起来,“散会吧,我送蠢纲去休息。”纲吉伸出手攀住reborn的脖子,整个人窝在reborn怀里。守护者们大多还是不愿散去,直接被不耐的reborn打发走了。

 

或许别人不清楚年轻首领身体不适的原因,不过reborn却是对个中原因再清楚不过了。进门落锁的一瞬间,他就被怀中异常热情的青年擒住了双唇。

 

与其说是接吻,纲吉的动作更像是在索吻。粉嫩的舌尖沿着reborn削薄的唇形描绘。纲吉像只撒娇的猫咪一样,在reborn颈间啄吻着,“reborn,把那个拿出来……”

性感十代目在线啪啪啪

+VX看R270捆绑play

重要的链接发三遍

《时间旅行师》R27 通贩链接

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21ar.c-auc-1.0.0.m7vwV1&id=579102573608

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21ar.c-auc-1.0.0.m7vwV1&id=579102573608

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21ar.c-auc-1.0.0.m7vwV1&id=579102573608

重要的链接甩三次
试阅见主页

天啊!!你还画过这样的!!

千本御:

“你还有什么遗言?”

@且醉安歌

【R27】绳与枪

莎老师真的很强!!

烨宸:


  • 一小时极速摸鱼。内含kun绑和舔舐qiang管。梗源 @千本御 


  • 前排高调表白御老师!!她是我的灵感来源!! 


  • P.S. lof爸爸!求您饶过小的!!





【R27】对与错(下)

这个无比刺激了!

烨宸:




       (上)




    点我看boss嘤嘤嘤

有点好吃!

西沉XiCn:

两人同样的年少坎坷受尽欺负,同样的受到恩师的教导,同样遇到一群珍贵的挚友,最后走向最强,最重要的是同样的善良

好吧我承认我在宣传邪教

这两只是我去二次元的最初的本命以及现在中意的小男孩

但是两个史诗级的小天使不入教一下吗!!

张嘴吃我安利!

“晚安,我的小王子”

8.25—8.26cpsp
【J27】秋名山车神俱乐部

R270中长篇同人《时间旅行师》 有肉 110p
1827短篇无料
↑↑↑领取条件 关注作者 @羽尘轻舞 和主催大大 @Mr_丐 的lof 
不见不散

会场内真的热,前来的旁友们记得带小风扇

《时间旅行师》长篇R27有肉 魔都cpsp8.25首发

大噶好
我跳票了 首发日期如上
我应该自己做摊子,现场会有1827无料发放
如果想代购的,dd我就可以
长篇 R27  有肉
《时间旅行师》
感谢我的主催 @Mr_丐
前排邀请 @千本御  @烨宸

想象中的场景终究是没有出现,棕发的青年丢下被寒冰覆盖住的挟持者。走到reborn身边和他并肩而立,“你说谁是reborn的软肋?”

金红色的瞳孔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,居高临下的看着因为疼痛而跪倒在地上的男人。大脑飞速转动了片刻,纲吉发觉自己还是想不起这人的名字。这种因为家族被铲除,从而铤而走险的蠢货太多了。要是一个个记过来,他再充裕的脑容量也不够用。

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有一点,从他接手彭格列之后,家族里完全杜绝了有关人体买卖、毒品以及药物实验那样的生意。被彭格列歼灭的敌对家族全部都是因为触及到了纲吉的底线。

而试图伤害他身边的人,也是纲吉最最无法容忍的一点。

已经没兴趣再和苟延残喘的丧家之犬周旋了。纲吉转动了一下耳垂上的耳钉,对那头的人吩咐了几句。原本还躺着一具具尸体的地方顷刻间变成了空旷的仓库。哪里还有一点酒吧里靡乱嘈杂的场景。

再这么愚蠢,也不会意识不到自己就是被人摆弄在股掌之上的玩物。中年男人恨恨的瞪着reborn和纲吉离开的地方,最后一口气息堵在了喉口,再也没有喘息的能力了。

走出仓库的同时,就有一辆黑色的轿跑停在两人前面。驾驶座上的人摇下车窗对两人颔首行礼。纲吉摆摆手,径自拉着reborn的手坐上了后座。他和reborn的关系在家族中已经成为了尽人皆知的“秘密”。识相的家族成员都不会打扰两人独处的时候。

升起阻挡后座视线的隔板,驾驶员对后座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都充耳不闻。

摸了摸纲吉脖子上的伤口,伤口已经凝住。只是红得有些刺目。微凉的指尖摩挲,让纲吉有些痒得缩了下脖子。

没好气的冷哼一声,“我教过你用苦肉计去制服敌人?”

纲吉抿了抿嘴,也只有在reborn面前,他才会收敛起所有首领的气场,“为了达成目的,用些小手段也无可厚非啊。”

“只有不够强大的人才会受伤。”reborn总是有强大的理由说服纲吉。后者不置可否的耸了下肩,心知这都是reborn口是心非的表现。他也没有再去反驳,对reborn笑了笑。双眼中柔和仿佛融进了一泓秋水。

“还有一点,我要告诉你……”reborn一手解开自己的领带,左腿挤进纲吉的双腿之前。温热的呼吸尽数喷在纲吉因为受伤而犹为敏感的颈部:

“谁说我没有软肋的?”

碎碎念

死线这种东西太值得夸奖了
简直是给拖延症施压的利器
这一周内肝了近五万字你敢信?
辛苦我家主催了